吉美彩票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吉美彩票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3 19:24:4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基本都降价了,有的房子还降了好几次。”某平台租房中介艾昔(化名)给中新网发来一套一居室的房源,租金为5200元/月,“这是5500元降下来的,附近还有一套面积差不多的,装修差一点,只要4900元。没疫情的时候,这边一居室最便宜的也要5300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还是想到北京实地看看房子再租,如果单位入职要求早,就只能去别的区域先短租几个月再做打算。”在崔敏看来,如今能提供宿舍的都是“别人家的单位”,她更寄希望于能够晚些入职,以解决这些难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大城市的一张床,还是小城市的一套房”,你会怎么选?港区国安法被普遍预期很快将通过,对美方的反对,北京根本没有理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本来以为找工作就够难了,谁曾想租房也这么难。”崔敏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介:一个月只签了5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毕业生:看房难,入住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大伟表示,租赁市场一般有两个高峰期,春节后和毕业季的6月份,而两轮疫情叠加在北京,恰好时间点都是往年的租赁高峰期,所以影响较大。“疫情肯定是最大的原因,外来人口的流入减少,正常的流动人口流入也少,需求减少肯定导致签约量下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港区国安法肯定会成为香港局势一个新的起点,但是较量仍在所难免。包括香港社会在内的整个中国社会要做好准备,坚决支持国安法通过后在香港的全面落实。要法办几个继续作恶的危害国家安全的顽固分子,打几场彻底击退美国等对港干涉的硬仗,把国家安全的防线在香港真正建立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关于在常态化疫情防控条件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大伟表示,目前来看可能性不大。“因为疫情的不确定性,大量的毕业生还没有返校,单位签约毕业生的量也减少了,这就导致租赁市场的量也会减少非常多。”